智慧生活 智匯動態 新品諜報 解決方案 智能家居 智能+高端訪談 智能產品 名仕專訪 人物采訪 智慧V視訊

被人工智能催熟的“音箱夢”,格局初顯

珊珊 珊珊(好居網用戶) 348天前 / 閱讀 :

智能音箱最早入場的玩家開始顯露“疲態”,產業鏈入局者就算不賺錢也要玩,但是,巨頭、中小型公司看中智能音箱并不僅僅因為它是智能家居的入口,實際上真正起到作用的是”語音助手“

【好居網】“雙十一剛過,人工智能音箱的優惠力度不大,建議你雙十二的時候再批量拿貨。”深圳南山區一家人工智能音箱銷售商告訴記者。這家公司銷售的人工智能音箱幾乎包含了市面上最熱的品牌:天貓精靈、小愛同學、小度、小雅、若琪……

今年雙十一,消費電子行業冠軍首次花落智能音箱行業,而非過去以手機為主的傳統消費電子產品,但在渠道和品牌人士的眼中卻是“賣得越多,虧得越多”。阿里巴巴、百度等互聯網巨頭的進入,迅速拉低了行業的均價和利潤。

智能音箱,這個看似火熱的新生事物背后,更像是一場資本的游戲。

01 最早玩家,顯露“疲態”

這段時間,關于叮咚音箱的團隊,京東正處于靜默期。叮咚音箱所屬的靈隆科技是京東與科大訊飛的合資公司,曾經隸屬于京東幾大子集團之一的京東智能旗下,現在卻面臨CEO離職,團隊可能隨時解散的窘境。

“我們已經與京東續簽了合同,叮咚音箱還在生產,相較于小米的小愛,叮咚音箱的體量不算大。”東莞臺德電子是京東和小米智能音箱的代工廠,工廠相關人士告訴記者。京東是智能音箱最早的追隨者,在2014年亞馬遜推出Amazon Echo的第二年,京東便率先推出叮咚音箱,但首批出貨量僅在10萬臺左右,即使出貨量后續有所增加,叮咚的體量一直不大,排在阿里巴巴、百度、小米之后。

“兩個不同想法的公司搭伙,都想把控產品,結局很多人想得到,京東要做自己能把控的產品。”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當BAT陸續強勢進入智能音箱領域,靈隆科技卻在京東漸漸“失寵”,無論是補貼力度還是渠道優勢上都漸漸勢弱。

“阿里和百度都以成本的一半甚至更低在賣,整個行業利潤微薄。因為庫存量大,即使補貼出售,阿里的智能音箱也有很大的壓力,今年,阿里的幾款智能音箱出貨量應該在500萬以上。”Linkplay的銷售總監林果文告訴記者。Linkplay是亞馬遜Alexa的方案商,八成采用了Alexa語音助手的音箱使用了Linkplay方案。現在,阿里巴巴與美的、海爾等主流家電品牌合作,將智能音箱與智能家電銷售捆綁。

用“補貼”教育市場是互聯網公司面對新興領域最常用的打法,從電商到團購、從O2O到共享單車,被當作人工智能風口的智能音箱也不例外。雖然國內的AI創業公司都推出了人工智能音箱產品,但幾乎在銷量上翻不起水花。阿里、百度則因補貼銷售迅速占領市場,讓中國成為除美國之外最大的智能音箱市場。“阿里、百度圍繞自己的生態虧本出貨,小米基本上不補貼,通過各種銷售搭配方式來賣貨。”上述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02 產業鏈,不賺錢也要玩

從美國科技市場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 發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音箱市場報告》來看,2018年Q3全球智能音箱出貨量同比增長197%,達到2270萬臺,高于2017年第三季度的770萬臺。其中,來自中國的阿里、百度、小米智能音箱出貨量分別排名全球第三、第四、第五。

從2017年第三季度僅占智能揚聲器出貨量的5%增長到上一季度全球出貨量的30%,智能音箱代工廠親眼見證了這一變化。從只生產傳統音箱到智能音箱占據工廠的半壁江山是工人們沒想到的事情。“去年,工廠才接了人工智能音箱的單子,一條生產線的成本在百萬以上,但互聯網公司賣音箱的方法和我們之前見到的不一樣,他們虧本也要賣,這種定價策略意味著生產成本管控比較嚴,稍有不慎,代工廠面臨不賺錢甚至賠錢的境遇。”

一家智能音箱代工廠的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其工廠代工智能音箱的利潤點在3%到5%,利潤點低且出貨壓力大。“人工智能音箱比傳統音箱多了Wi-Fi、語音交互,軟件里還增加了平臺,能為智能音箱做代工的工廠基本是大廠。”上述人士告訴記者。

“還沒有看到某個代工廠虧本接單,只是確實不太賺錢。體量上對傳統音箱有沖擊,互聯網公司本身就是品牌,有渠道、有宣傳能力,普通品牌很難和他們競爭。”林果文說。BAT的入局及價格戰受到直接影響的還有創業公司,對于代工廠而言,創業公司的出貨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當巨頭入局,創業公司還有生存空間嗎?

“我們從未把自己定位成一家智能音箱公司,公司有AI芯片還有語音平臺,也不會補貼拉銷量。在未來,AI行業會形成消費升級,我們的著眼點是高端賣家。”AI創業公司Rokid相關人士告訴記者。

目前,創業公司推出的智能音箱價格多在500元以上,與銷量而言,創業公司似乎更關注自身技術。如果無法在渠道與宣傳上與BAT抗衡,那就做好產業鏈上的某一環。

“智能音箱是我們的重點業務之一,商業模式是to B,BAT更專注云端,所以在麥克風陣列、語音喚醒方面,BAT幾乎都沒有自己做,而是讓技術公司提供服務,而且BAT之外的公司也都是我們的目標客戶。”云知聲聯合創始人、副總裁康恒告訴記者。在語音交互前端技術方面,阿里2017年發布的“天貓精靈X1”采用了思必馳環形六麥陣列技術,2018年發布的M1也是采用思必馳智能語音技術方案,騰訊聽聽則是融合了合作伙伴科大訊飛的語音合成技術。

03 智能音箱是智能家居的入口嗎?不

為什么BAT要搶占智能音箱市場?許多人的回答是,它是智能家居的入口,但在業內人士看來,智能音箱不一定是智能家居的入口,真正的核心是語音助手,可搭載語音助手的設備有很多想象,只是目前表現出來的形態是智能音箱。

“大家都在做主控設備,所有帶語音輸入的設備都可以稱之為主控設備,它的形態有很多種,比如一個鏡子只要有語音輸入的功能和喇叭功能,也可被稱為主控設備。以音質為本的產品才是真正的音箱,國外有許多音箱品牌價格并未受到人工智能音箱的沖擊,因為人們分得清所謂的人工智能音箱只是一個會發聲的助手。”林果文分析。

入局者對智能音箱抱有很大的期許,這個賽道上已經涵蓋了互聯網巨頭、硬件企業、電商平臺、芯片廠商和大量人工智能技術企業。“大家沿著AI的路線在走,大數據分析的時代,即使是BAT的數據、流量也不足,大家都想從智能音箱這個角度占據有利位置,在App黏性和大數據統計方面有更多的積累。”

產業鏈條上的代工廠也在走AI路線,一位智能音箱代工廠的音頻采購部負責人告訴記者,因為所在工廠的發展策略是向智能方向發展音視頻,因此,就算利潤稀薄也愿意向AI方向投入。

有趣的是,智能音箱的初期市場更像是一場資本的游戲,不管是從價格補貼還是企業的股價上。以A股市場為例,A股市場智能音箱概念股主要包括奮達科技、國光電器等,當所代工的產品新品發布或出貨量增長時,代工廠的股價也會隨之上漲。11月13日,在Strategy Analytics發布第三季度全球智能音箱出貨量報告時,國光電器當天即強勢漲停。

人工智能技術的成熟度直接影響著智能音箱能否承載從業者的期許。雖然小愛同學的銷量一直不錯,但小米創始人雷軍依然表示,未來三到五年,智能音箱會變得非常小眾,因為智能語音會嵌入到所有的設備,幾乎每款家庭智能設備都會擁有智能語音模塊。

這樣的預測在市場即可看出端倪,家電廠商們已經開始在自家的電器設備上搭載人工助手。“也許最終的入口不是智能音箱,但肯定會有這樣一個設備,可以通過語音進行自然的人機交互,控制家庭甚至工作場景的不同設備,而所有設備之間也可以互聯互通互操作,而這個入口設備就會真正充當起一個家庭助手的角色。”康恒說。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筆者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網刪除。

不懂就來“課城”,為您提供終身知識服務!

“課城”在線教育現覆蓋了辦公效率、企業管理、經濟金融、編程開發、人工智能、前端開發、產品設計、產品策劃、藝術設計、產品運營、生活方式、影視攝影、繪畫書法、投資理財、親子教育、語言學習、大學教育等50余個專業領域,現有合作講師580位。

課城官網:http//:www.coursemall.cn

 

手机吃鸡游戏新手视频教程